长亭外古道边,这首从小都会唱的《送别》,送别的原来是许幻园

时间:2021-06-10 13:01:30 作者:admin

猛然說起許幻園,可能大傢並不瞭解他到底是怎樣一個人。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在上海有這樣一批新派詩文的領袖人物,許幻園就是當時的領袖之一。而他的至交好友可能我們更加熟悉,就是弘一法師李叔同。當時的許幻園和李叔同,張小樓,蔡小香,袁希濂,五人並稱天涯五友。

許幻園的城南草堂就是當時天涯無友,一起探討文學的地方,城南文社的創立者也是許幻園。他們五人在這裡惺惺相惜,互為知己。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就是當時李叔同為好友許幻園所作。

一、歌詞背後的故事

我們在讀到這首歌詞的時候,就可以感受到它這當中淒淒切切的情緒。而事實上,它也確實是在一個非常悲傷的情緒下創作出來的,這首歌詞的背後是一個令人扼腕嘆息的悲傷故事。

1899年,在五個年輕人剛剛認識的時候,五個人的生活情況都是很不錯,尤其是李叔同真是現在所說的超級富二代,在上海李叔同傢族有很多產業,所以五個人中他的生活也最好。

好景不長,那個動蕩的歲月,不斷的革命革新,再加上後來革命失敗,袁世凱稱帝等等一系列的事情,使得他們原本的生活也受到瞭很大的影響。原來擁有百萬身傢的許幻園,在幾次動蕩之後,傢財散盡。破產後的她不得不賣掉瞭原來的居所去往其他的地方另謀生路。在他離開之前,他來到瞭好友李叔同的傢門前。

當時是1914年的冬天,那天上海下瞭很大的雪,雪花把上海妝點成白茫茫一片。李叔同忽然聽到門外好像有人在呼喚他的名字,於是他打開門,發現是自己的好友許幻園。

許幻園隻說瞭一句話:叔同兄,我傢破產瞭,咱們後會有期。隻這一句話,他轉身便離開瞭,不容李叔同再細問,到底發生瞭多少事。或許當時的許幻園還有很多話想跟自己的好友訴說,但是他又不想像婦人一樣哭哭啼啼地沒玩。所以也隻能轉身離開瞭。

李叔同站在雪地裡,一時間晃瞭神,等他在反應過來已不見好友的身影,他隻得回到房中,提起筆,寫下瞭我們都熟悉的那首《送別》。

送別中寫道,問君此去幾時來,來時莫徘徊。這應該是他對好友的期望吧,雖然不知他何時歸來,卻希望他可以早日歸來,歸來之時,不要不置一詞揮袖而去,可以與他坐下來好好聊一聊。

這件事對李叔同的影響很大,此後一年,李叔同漸漸開始出現瞭要遁入空門的念頭。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山河動蕩,摯友離散讓他有瞭這樣的念頭,但是多多少少有這方面的因素在。

到瞭1918年李叔同正式的出傢瞭,給自己尋瞭一方凈土。當時很多人為之震驚,一貫風流倜儻的富傢子弟居然出傢瞭,這樣的事情放在哪個年代都是一個大新聞。

二、分別十餘年又重逢

轉眼之間就到瞭1926年的夏天,這個時候李叔同早已出傢,成為瞭我們熟知的弘一法師。弘一法師途經上海的時候,突然想起瞭自己曾經待過的地方城南草堂,他便來到草堂舊址。他原以為還可以看到昔日的景象,卻發現這裡早已物是人非。

此時的城南草堂早已經不屬於許幻園,它被許幻園賣給瞭一個五金店的老板。這位老板之後又將草堂送給瞭一群僧人,現在的城南草堂已經更名為超塵精舍,和自己一樣青燈古佛為伴瞭。弘一法師看到眼前此情此景,心中頓感悲涼,可轉念一想,自己已經不在俗世,城南草堂發生這樣的變化也是情理之中。

弘一法師知道他的友人就在上海,所以他四處打聽,最後終於找到瞭已經分別多年的許幻園。他的住所是一處破舊的小房子。推開門,此時的許幻園已白發蒼蒼,精氣神全無。他靠著給別人抄些書本上些私課,賺取維持生計的銀錢。

好友相見,從前的場景浮現眼前,兩個人敘談瞭很久回憶著過往的一切,一切都恍如隔世。

三、臨死讓兒子以摯友為榜樣

許幻園在李叔同和其他好友的影響下也入瞭空門,直到1929年許幻園到瞭彌留之際。這個時候他的妻子和一子一女都來到瞭他的身邊,奄奄一息的許幻園和妻子說,一定要把他們的兒子教育成李叔同那樣,做事情要認真,希望兒子長大可以學習藝術,兩個孩子都要愛國。

這是怎樣的友情,就連自己的孩子都希望和友人一樣,那個時代的友情多麼的純粹真摯,就是這麼單純的惺惺相惜。許幻園去世的當天,好友李叔同沒有掉一滴眼淚,大傢都覺得他已經看破俗世的情感瞭。可是真實的感情騙得瞭所有人,但騙不瞭自己的心。

到瞭晚上李叔同洗漱完,當他睡在床上的時候往日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他哭瞭,嚎啕大哭,他哭的不隻是好友的離開或許還有他們的那個時代的一去不復來,1942年弘一法師圓寂瞭,那時他62歲。

許幻園的兩個孩子在父親死後一直都是靠天涯五友其他成員照顧幫扶這成長,其中給到幫助最大的,也是當時五友裡面情況最好的袁希濂。兩個孩子也是按照父親的遺願,長大後兒子成為瞭中國早期演員和導演,也師從趙宏本學習瞭繪畫此後參與創作瞭中國第一本革命連環畫《白毛女》,他的女兒也是當時的電影演員。

總結

許幻園和李叔同的友情聽來讓人羨慕不已,想來人這一輩子如果能遇到這樣一個惺惺相惜互為知己的人,是有多麼的幸運啊。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的友情本不多見,才會讓聽到、讀到的人這樣希冀吧,如果世上每個人都有機會在這一生當中遇到一回知己,那也就沒什麼可贊嘆的瞭。

友情有如一條彎彎的溪流,流水緩而綿長卻能流瀉出真誠與摯愛友情有如一陣清風,會給死氣沉沉的寂寞帶來振奮與愜意友情更如冬日裡的爐火,在光和熱的傳遞中,令人淚流滿面。

站长声明:以上内容是由各互联网用户贡献并自行上传的,我们新闻网站并不拥有所有权的故也不会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您发现具有涉嫌版权及其它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至:1@qq.com 进行相关的举报,本站人员会在2~3个工作日内亲自联系您,一经查实我们将立刻删除相关的涉嫌侵权内容。